时雨

(ovO)
The end doesn't justify the means

【送别】

因为以前只知道送别的前两段,第一次听到“草碧色,水绿波”这一段后好奇心使然上百度Google了一下,很可惜并没有任何事物能证明中文原版的存在。

找到了一首百代公司在1935年请北师附小学生龙珣唱的《送别》,听歌请走这里:《送别》(龙珣)

这个版本的特别有年代感,小朋友的声音和字的发音都特别可爱。


19世纪美国音乐家J.P. 奥德威作有一首歌曲《梦见家和母亲》(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),这首歌流传到日本后,日本音乐家犬童球溪以原歌的曲调(可能作过略微的改动),填上日文的新词,作成《旅愁》这首日文歌。1904年《旅愁》发表后,在日本被广泛流传。1905年至1910年,李叔同留学日本,故接触到了《旅愁》,他被这首歌曲的优美旋律所打动,产生了创作灵感,后于1915年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便以J.P. 奥德威的曲调配上中文歌词,作成了在中国传颂至今的《送别》一歌。


长亭外,古道边
芳草碧连天
晚风拂柳笛声残
夕阳山外山

天之涯,地之角
知交半零落
一瓢(觚)浊酒尽余欢
今宵别梦寒


草碧色,水绿波
南浦伤如何
人生难得是欢聚
唯有别离多

情千缕,酒一杯
声声离笛催
问君此去几时来
来时莫徘徊

韶光逝,留无计
今日却分袂
骊歌一曲送别离
相顾却依依

聚虽好,别虽悲
世事堪玩味
来日后会相予期
去去莫迟疑


这个版本的歌词是我从维基百科上找到的,维基上说:

《送别》的后半部分歌词在后期录音中多被忽略,但从1935年百代公司的原版录音来看,这部分歌词是存在的。

这里的“后半部分”指得是从“草碧色,水绿波”开始之后的部分,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版本的歌词。但是这里说的原版录音,也就是最上面分享的那首歌里面并没有“韶光逝,留无计”和“聚虽好,别虽悲”两段,似乎并没有任何一首把以上六段都一起唱出来了的《送别》。

这首歌也派生出好多个版本,包括丰子恺的,陈哲甫的,林海音《城南旧事》里的。因为广为流传直至今日,所以各种电影插曲,翻唱改编的版本也是多得难以统计。百度上说李叔同《送别》手迹似未留存,所以这首歌的中文原版到底是怎样的得不得而知。


百度百科里对这首歌的介绍和整理还是挺全的,百度百科请走这里:送别(约翰·庞德·奥特威、李叔同创作歌曲)

这里的一个整理也还不错:[谈歌论曲] 尽人皆知数《送别》

想翻墙看维基的请走这里:送别(歌曲)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时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